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我的帝国无双 > 第一百零五章 清康园 (下)

第一百零五章 清康园 (下)

寝室外人不得进,里面便是金黄帷幕,龙床凤仪的皇家气派。

    看着雪白衣裤宛如现代丽人,也好奇的打量这里装饰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降临的尤懿懿,陆宁咳嗽一声,说:“一会儿带你去逛逛街。”

    现今日转西方,刚刚过了晌午。

    陆宁本来心中微微悸动,领着小妮子进寝室,但这才省起,现在是白日,是以,这小妮子才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,不由心中暗道惭愧,这才想领她出去转转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尤懿懿立时开心答应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陆宁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外面匆匆脚步声,有人到了寝室门前,“主父,有西北军情。”是大内总管完颜纳米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陆宁微微蹙眉,密报都追到了这里,想来是极为紧要之事了。

    完颜纳米初始追随陆宁时,还是一名窈窕少女,现今七八年过去,日日打熬筋骨,从女孩子角度,身材便有些走形,越发彪悍肌肉虬结,七八年过去,她仍稳居第一代完颜纳米之位,完颜部第一女勇士实至名归。

    她声音甚至都隐隐变得有些粗哑,便如后世服用激素的女运动员一般,陆宁不禁有些唏嘘,她长期吃一种草药,可能便如同后世体育运动的禁药,只是副作用更小一些。

    陆宁早就隐晦叫她不要再服用那种草药,但显然,能服用那珍贵草药对她们女卫来说,是一种荣耀,一种神圣之事,全族只有完颜纳米一人有这个资格,自己如果明令禁止,并不是对她好。

    每个时代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价值观,对完颜纳米来说,就算明明知道以后可能受一些病症困扰,但若交换她现今的荣耀,她怕是宁可死,也不愿意放弃内宫总管、完颜纳米的称号,更莫说,以后莫须有的小小病症了。

    只是,看到完颜纳米,不由得不令陆宁心中叹息,有一种怜我世人的复杂情绪。

    拿过完颜纳米呈上的密报,展开一看,陆宁蹙眉。

    从青唐城来的密报,却是说,赵匡胤最近和党项人联系频频,最近更要在青唐城,大会附近诸吐蕃部首领。

    陕西军攻克兰州并开始经营兰州城,自己更将兰州城升为陇安府,自然使得赵匡胤压力空前。

    兰州距离青唐城,还不到四百里。

    加之,自己正在北境和契丹人苦战。

    而党项人则在河西急剧扩张,和大齐渐行渐远,甚至,自己在西北的布局针对党项的扩张,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赵匡胤必然觉得,现今是其垂死挣扎的最后机会。

    是以,才准备联络吐蕃诸部,加之党项人,联合起来,在西北燃起战火。

    党项人首领李彝殷,想也知道,必然和他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皱眉想了会儿,陆宁道:“去宣所有内阁通政,入宫仪事。”

    完颜纳米应了一声,躬身倒退而出。

    看了眼尤懿懿,陆宁无奈道:“看来闲不下来,懿懿啊,等西北稳定了,我带你去看沙漠。”

    尤懿懿眨眨水灵灵大眼睛,“姐夫又要去西北打党项人么?”

    陆宁笑笑,伸手想摸摸她小脑袋,但随之才意识到,面前站的,却是一个靓丽四射的高佻丽人,精致的齐眉披肩发,活脱脱一个雪白衣裤高雅高跟鞋的现代女郎,再什么揉小脑袋之类的可就下不去手,咳嗽一声,“我走了!”

    尤懿懿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金碧辉煌气势巍峨的崇政殿,垂了珠帘,金色珠帘后,隐隐约约的,圣天子旁侧,还坐了一人。

    阶下,除了如符彦卿等名誉通政,十几名近二十名内阁通政全部到齐。

    新晋内阁通政,便是京兆尹杨昭。

    在原京兆尹窦仪调任山西道巡抚后,大理寺卿杨昭,因为宋延渥案处理得当,迁升为京兆尹。

    随之,圣天子确定五京制度,北京、南京、西京、商京,四京尹为正三品,其余府尹,仍为从三品。

    汴京京兆尹,为从二品,和各道巡抚相当。

    又因为京兆尹管理京城及京幾直隶地区,是以,为地方官吏之首,得以入内阁通政院。

    当然,杨昭坐在了最后面的位置,脸上不动声色,心内的感慨,外人便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得以进入本朝真正的权力核心,又如何会不激动?

    当年和东海公相识时,自不会想到会有今日。

    众内阁大臣,都不知道圣天子为什么会带皇后来听政。

    便是永宁自己也不知道,被陆宁催得紧,匆匆而来,现今,自然也不会在殿内露出异样神色或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当陆宁说出,自己要去延安府,以后自己不在京城时,便由皇后垂帘监国。

    众内阁通政,都有些吃惊,永宁更是震惊的看向陆宁。

    其实,和永宁聊起,十年八年后,如果自己还没有子嗣,便立南平为储君时,陆宁便有了以后自己不在京城,由永宁监国的想法。

    现今,本朝发展的大框架已经确定,中枢各司其职,永宁,只是个监督的作用罢了,有必须需要自己决定又极为紧急的事务,永宁当能明白自己心意该如何做。

    现今已经不是创业之初,重臣集团各种利益阶层渐渐成型,自己若还是长期不在京城,难保不会出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何况,如果自己不在京城永宁垂帘监国的制度如果能稳定实行下来,自己以后便是真立皇女为储君,那带来的冲击也会小许多。

    看了永宁一眼,见永宁已经面色如常,陆宁微微颔首,她自然不能再这等情形下,推辞之类的。

    自己便是懒得劝说她,才直接霸王硬上弓,令木成舟。

    众内阁大臣面面相觑,前唐时内宫、公主、宦官时常干政,甚至出现了周代唐的则天女皇,本朝不用宦官,圣天子开国之主,自也没什么后宫干政的隐患,但偏偏圣天子行事,向来令人意想不到,却是要由皇后娘娘监国。

    但圣天子经常统兵南征北战,皇族中,根本没有男性,圣天子就是堂侄也没有一个,圣天子不在京城之时,总不能用圣天子姐之夫监国,好像由皇后监国也是无奈之举。

    圣天子还未及冠便已经称帝威震四方,现今圣龄也不过二十四五,别说提议圣天子收养成年储君,便是提议养一子在宫中,怕都要掉脑袋,也是大不智,凭空为将来埋下隐患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令皇后监国好像也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“君上要亲征党项地?实在太过辛劳,何况,殿前军、京戍军刚刚返京,以疲惫之师,怕不妥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枢密使郭崇,老头须发皆白,已经年近花甲。

    现今维生素不似后世那般摄入丰富,而且生个小病就可能对身体造成很大损伤,是以衰老的也快。

    虽然圣天子文治武功,真可说是圣人,且亲征百战百胜从无败绩,但老头遇到不解之事,仍然会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确实,殿前军和京戍军刚刚经历一年多的恶战返京,紧绷的神经刚刚放松,便又要跋涉上千里西征,健儿们便是再视圣天子为神明,但心中怕也会有怨气。

    陆宁对郭崇微微一笑,“朕只领羽林卫赴延安府。”

    郭崇一呆,这就是说,如果一旦和党项人开战,圣天子只能以河中军为主力。

    河中军,在禁军中不管是人数还是装备,都属于第三档,京戍第一档,三大边军河北、河东、陕西为第二档,其余为第三档,当然,比之江南、岭南、闽南三大营,河中军还是要明显强出一个层次,但多是当年赵匡胤降军改编而来,而且,降齐后,大多还没经历过真正残酷战事的洗礼。

    不过,圣天子真正才当得上“胸有甲兵”的评价。

    如果真和党项人爆发战争,延安府的河中军,对抗的,将会是党项人在河套内的军力。

    侵袭河西地的党项,自然有陕西军和灵州神卫军牵制。

    虽然觉得现今圣天子好像就要征伐党项人,实在有些不稳妥,更仅仅用河中军征讨河套地,实在托大,但便是对抗北国庞然大物,圣天子也根本没有倾举国之力,甚至河北山西之外,基本感觉不到战争的影响。

    是以,圣天子既然没想以疲惫之师远征,其他战略层面,也实在不好多言。

    郭崇只能躬身:“是,只是陛下太辛劳了,臣等无能,臣等惶恐!”

    陆宁摆了摆手,心中,却是有些火气。

    本来,是想等契丹内战爆发,宁远驻军,自然会寻借口和锦州辽兵发生冲突,屯兵六州江西岸的河北军、神武军,立时征战辽东,自己也极快的杀个回马枪。

    却不想,赵匡胤和党项人,联合起来搞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不管不顾,等辽东战事结束,只怕西北,已经立起来了一个西夏国。

    权衡之下,还是要趁党项人还未完全崛起将其扼杀在摇篮,避免将来的恶战。

    而且契丹人,闻听自己征伐西北,才会安下心,真正倾力打内战了吧。

    而不管现今西北也好,辽东也罢,自己兵力都略显薄弱,如果自己不亲自统军,实在有些不放心,要说调动更多资源,更多的兵力和粮草,损耗太多国力,又非自己所愿。

    是以,西北自己才要亲自去。

    而且现时代来说,对历史上北宋威胁最大的,一个辽国,一个西夏,自己如果不亲自打垮这两个政权,心中多少会有遗憾。

    不过仅仅用河中军收复河套地区,也必然是一场艰苦的战事。

    自己到了延安府后,便会召李彝殷觐见,毕竟,名义上,他还是自己的臣子,定难军节度使,袭爵的夏国公,郭荣时期册封的“西平王”,赵匡胤挟持周后主时册封的“夏王”,自己一概认可,也封了他“夏王”。

    他若肯来延安府,便授他遥领辽东节度使,回汴京去做他的悠闲王爷。

    如果他奉召自然皆大欢喜,但这种可能性太小太小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奉召,征讨党项人就势在必行。

    正琢磨之际,却见杨昭起身出班,来到殿中,双膝跪倒:“陛下,皇后娘娘仪德天下,臣万死直言,皇后娘娘当进尊号,令天下臣民,知娘娘仁德!”

    众内阁大臣都一呆,有人心中暗骂杨昭无耻。

    圣天子文治武功,内阁大臣们不知道多少次上表、直奏,想为圣天子加尊号,但圣天子一概不允。

    现今,圣天子要皇后娘娘监国,自己等只能默认,但这杨昭厚颜无耻,竟然提议给皇后加尊号,如此,自也是一种新气象,令皇后监国在天下人看来,是群臣拥护的大喜事。

    陆宁听了心下一动,似笑非笑看向杨昭,“好啊,现今你们便议议,该当加何尊号,我今晚便启行,走之前将事情定下来,明日便昭告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杨昭磕头。

    群臣面面相觑,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陆宁笑笑,帝王之术自己不懂,但看来,果然还是要在重臣中,有一名最明白自己心意又不要脸皮的臣子,也就是外界眼中的弄臣、奸臣,如此,驱动群臣,才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侧目时,却见永宁眼中隐隐有泪花闪动,看向自己时,好像,就想扑进自己怀中痛哭一场的样子。

    陆宁笑笑,永宁素有男儿之志,但只要自己在,她也成不了武则天。

    她其实本来已经修心养性,本来或许还忧心皇储之事,等自己和她聊起立南平为储君的可能性,她虽然觉得荒唐,一万个不同意,但心情之欢欣,自己都可以感觉得到,毕竟,自己袒露心迹,储君不管男女,应该都会是她所出,便是她诞不下子嗣,但如果其她嫔妃有了子嗣,自也会送到她宫中养大。

    现今,自己令她监国,就更是对她的信任和能力的认可,是以,她才如此激动。

    说起来,自己也不是太出格没有先例,不说远的,就说前朝唐高宗,便曾经加武则天“天后”尊号,他和武则天共同理政,并称“二圣”,自己也不过远征时,令皇后有个监国的名义而已。

    给永宁的尊号,也只是比如什么睿德皇后之类的,而不是什么天后之类,隐隐和自己并驾齐驱一样。